湖南省耒阳市鸵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faxinxiwang.cn

里面已经没有人办公

2020-01-14 09:16

据悉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中仑、中鸿、皮卡王公司相继出现资金困难,中仑建设在去年8月首先暴发资金断链,随后中鸿、皮卡王公司也相继暴发资金问题。三家企业涉及到数千债权人,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债权人几乎都认为他们投资进去是被公司骗了。

“现在我家生活一落千丈,连汽车贷款也还不上了,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!”李保国接受记者采访时始终唉声叹气。

2015年7月,东阳市委书记换帅,由来自温州的黄敏接任,黄书记一上任就着手处理非法集资案,并在一周内抽调政府工作人员成立了“打击非法集资案件工作组”。

她 的儿子十多年前因为车祸去世,拿到7万元死亡赔偿金。因为自己身患乳腺癌,家中还有一个90岁的婆婆要赡养,两个女儿也已经出嫁,靠两老在家里做手工活赚 钱根本不能满足生活需要。前些年,她听说当地皮卡王公司有高息集资,很多人都去集资还拿到了高于银行的利息,于是就将儿子7万元死亡赔偿金全部存了进 去。

东阳是“建筑之乡”,三家集资的公司都是与房地产有关,中仑和中鸿是做房地产建设的,皮卡王公司也做房地产。因为银行贷款需要资产抵押,无法满足公司大量项目投资的融资需要,于是当地众多建设公司都搞民间集资。

她说之前几年利息都拿得到,所以她后来连本带息,把省下的钱都全部投了进去,到案发时总共有9万多元存在里面。

除了相当一部分债权人家庭困难,也有一些本来生活富足的家庭,如今也是落得血本无归。

记者从东阳市检察院了解到,今年上半年,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等相继被东阳检察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批捕。目前案件还没有开庭,这三个公司发案后,目前尚无新的公司发案。

他说,自己独生子在云南边疆当兵,自己不能工作又没有经济来源。两年前,他看到周围很多人都去参加民间集资,村里还有人专门为公司拉集资款,想到自己能多点钱治病,于是把自己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20多万元都投了进去,而这20多万元是他所有的积蓄。

在东阳吴宁镇上屋村,记者见到了吴菊香,在简陋幽暗的房间里,她拿出折叠在一起的数张皮卡王公司的存款票据。票据一打开,夹在里面的儿子照片也掉了出来。吴菊香眼泪也跟着一下子掉了下来。

“我 们投资2个多亿开发的白云艺墅小区,总共700多套房子,2014年3月开盘后遭遇了东阳楼市的低迷,销售非常不理想;还有一个江滨九号小区投资了4个多 亿,虽然是2011年完成的,但是销售也十分不理想,因为这个楼盘定位不准确,总共有48套房子,都是大户型的,每套面积都是400多平米的大户型房子。 根据东阳的实际情况,这个定位太高了,销售非常不理想,产生了财务成本。”

工作组相关负责人说:目前他们办理的主要就是这三个案件,但因为涉及的人多,资金数额巨大,案件复杂,目前他们还正在积极处置中,尚无可对外发布的相关情况。

中仑建设公司的工作人员说,现在公司还有项目在,所以还有人办公,但是员工今年以来都没有发过工资。

吴龙水2012年的时候被查出胃癌,后来又转移为肝癌晚期。每天治病的费用少则一两百元,多则三四百元,虽然有农村医保但自己还需要承担一半费用。

记者来到这个设在农机总站的工作组办公室,每天愁眉苦脸、前来询问案件进展的债权人络绎不绝。

据了解,中仑、中鸿、皮卡王三个案件涉及的债权人达数千人,涉案资金达数十亿。目前债权人还没有挽回损失。

记者走访了这案发的三家公司。位于东阳环城南路边上的皮卡王公司已经人去楼空,其公司外墙还挂着“皮卡王国际控股集团”的硕大牌子。

今 年55岁的老李,凭着多年办服装厂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。因为自己年纪也大了,企业也越来越难办,于是他将厂子停办,干脆把积蓄下来的七八百万元钱全部投 到了民间集资上。为了降低风险,他还将资金分散地投在了多家集资公司,“我想就算公司出问题,也不可能都出问题。”结果没想到一下子就倒掉了三家公司。

没想到2014年8月份存款到期,公司资金断链,不但不给利息,连本金也拿不出来了。

李某说,另外企业在外地还有一些楼盘,总体形势都不好,所以出现了问题。

而位于繁华地段的中仑大楼,记者看到里面还有人在办公。走进公司,除了一些债权人进进出出为讨钱奔忙之外,楼上办公室还有员工上班。

家住东阳南市街道高城村的吴龙水,今年59岁。看到他时,因为病痛折磨,他身型已经十分削瘦。

李保国(因其要求化名)来见记者时还开了一辆奔驰车,但愁苦万分。“本来我七八百万元在集资上每个月利息很高,按揭买辆好车享受一下没一点压力。可没想到一下子三家公司全出问题了!”

53岁的楼炎文也是2012年的时候查出骨癌,为了治疗,他花光了积蓄。最后将自己房产通过银行抵押贷款100万元,投到中鸿建设公司的集资中,想通过赚取的高利息来支付治疗费。结果中鸿建设公司资金断链,本钱和利息都拿不回来。

走进公司,里面已经没有人办公,大堂里沙发和桌子都布满了灰尘。只有一些债权人进进出出,这里成了他们维权的聚集地。

在公司5楼的财务室,房间都上了锁。财务窗口边上贴着“钞票请当面点清,离柜概不负责”的提示语,仿佛记录着这里熙熙攘攘前来存钱的人群的火热场景。

有 债权人反映,东阳建设公司集资的情况,早在七八年前就出现了,但一直没有政府主管部门进行监管,之前也没有公司因为集资被处理过。“中仑建设公司的集资窗 口还曾经公开设在东阳市建筑管理局的机关大楼——建筑大厦里面。”这些都令越来越多的人对民间集资失去了防范。

在中仑建设公司,记者见到了目前公司负责人李某,他说公司走到这一步,除了误判市场形势,没充分认识民间集资的违法后果,盲目扩张这一企业自身问题外,房地产市场出现低迷是一大客观原因。